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新闻

用多媒体技术窥见博物馆的虚与实

发布时间:2020-11-05  浏览人数:146人

故宫博物院是了解中国历史文化不可或缺的窗口。它又名紫禁城。紫禁城宫殿建成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2020年,紫禁城建成已整整600年。这里是中国文化“有容乃大”的实物例证,是中华民族当之无愧的“大成之城”。此次展览基于故宫的建筑、字画、陶瓷,通过介绍它们源远流长的历史脉络,引导大众探索其背后的文化内涵。

故宫博物院 


“复活文物”作为现代化技术背景下文物管理工作的重点,思考“如何让文物讲故事”成为文博馆策展人的重任。从展示文物的角度来看,任何形式都需要与文物保持一段尊重和敬畏的距离,无论是传统的图文注释和影片介绍,还是具备更强交互效果的多媒体数字化手段,全部是对珍贵的文物隔空做加法,而不对其本身加以改造;在从解读文物的角度来看,有学者曾言“文物是有‘文’之物”,而“文”则是要基于工作人员的具体技艺而将思想向文化中渗透、融合,进而形成文物的精髓,从而提升其艺术性,赋予其灵魂。在这里,文物内涵是实,展示形式是虚。

 文物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严建强教授曾提出观众衡量展览好坏与否的三条标准:“好看(展览对观众的吸引力) ”“看得懂(理解和掌握展览传播的信息)”“得到启发与感悟”。三条标准的层次逐渐深入“视觉吸引”到“知识理解”最后到达“ 情感共鸣”。展陈技术发展至今视觉氛围的营造对博物馆来说已经不是问题将展览信息进行整合、呈现并让观众准确、 高效地接收、理解展览的内涵信息仍是策展难点情感上的启发与感悟更是博物馆展览需要解决的。

 

以贝尔法斯特的泰坦尼克号博物馆为例,这是全球最大的景点式博物馆,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泰坦尼克号文物。尊重和纪念那些献出生命的人和重大历史事件的最好方式就是简单如实地讲述他们的故事。

 全息投影

展陈方式新思

 大屏互动

九大互动展览空间故事线分布

 

通过序厅对城市时代的介绍,交代故事发生的背景,形成一定的知识积累,为接下来在其他展览空间内的连贯体验奠定一定的前情基础,如辨别人物身份、洞悉不同行为背后的原因等;

乘坐轨道车探访造船厂,让游客身临其境耳热心跳,顿时重回到那个充满希望热血沸腾的燃情岁月;

真实岸边的锁链作为观众登高远望的台阶,享受着所有人为它欢呼的声音,实物与声音的结合,烘托人们欢庆的下水瞬间。

进入到豪华的泰坦尼克号室内场景中,平面画面结合立体实物模型,动态视频结合静态场景布置,高度还原泰坦尼克号各个角落人们的生活工作场景,以此映射当时的文化于今日;

来到夹板,满足观众对于第一视角观看在泰坦尼克号行走在各条过道上游览的好奇心,同时科普首航线路,包括时间、地点、相关事件,展示涉及泰坦尼克号建造与航行的相关部门以及它们的布局,使游客对航行本身有更深度的收获;

接着,耳边环绕的是真实幸存者的声音,脚下的翻涌的的海浪,听他们叙述着那一晚那一刻,空间里满是惊恐的求救声、断续的摩斯电码的滴滴声、轮船撞入冰山的撕裂声,令人绝望无语凝噎,视觉与听觉碰撞,给予观众巨大冲击,为巨轮的沉没惋惜,为生命的陨落叹息;

随机游客化身调查员,一探事故究竟,鼓励观众正确认识他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现代沟通方法,培养思维和个人能力;

更多的传说、影像、书籍,给予对泰坦尼克号有浓厚兴趣的观众一个进一步了解她的机会,丰富观众对于泰坦尼克号的印象,不仅仅停留在电影;

当昔日华丽的泰坦尼克号坠入深海化为残骸,游客透过脚下巨大的透明玻璃,探索相关内容,如人员、文物、技术设备等等。

不光展厅内部展览空间故事环环相扣,博物馆外部造型也十分考究。从整体上来看,它是一座不规则的冰山,并且其细节纹理仿簇状水晶而设计;单从一侧建筑来看,又像是尖锐的船头,并且建筑本身运用的材质正是真实船头的四种材料(木铁钢铝)。所有元素结合,在建筑外观上就点明了博物馆主题要素——巨轮幢冰山。

 

图片5.png 

外观——簇状水晶+不规则冰山+船头四种材料(木铁钢铝)

 

交互式陈列

地面/墙面互动投影

两侧投影机将船体的设计手稿融合投影到地面和墙面,手稿本身具有较强美感,加上雷达的设置,使得体验者每每立于某块图纸之上,该图纸上的线条就运动起来,仿佛亲眼见证了设计过程。在这里投影是虚,手稿是实。

 

地面互动 

 

声光电集成

跟随着舒缓的音乐和娓娓道来的解说,缆车旋转在幽蓝的轨道中,投影与有色灯光创造出熊熊的炉火、奋力拼搏的工人师傅,环绕的音响中传出铿锵的钉锤叮当,一幕幕一幅幅一声声逼真还原故事场景,使游客沉浸其中,深度体验。在这里,灯光是真,火光是虚。

声光电集成 

 

场景实物辅助影视观感

有别于常规屏幕悬挂于墙面或摆放于桌面的形式,游客站在真实的铁锁链堆砌的高台上,注视眼前硕大拼接屏幕播放的视频,有如穿越时空,就在此地,在此刻,见证了荣耀时刻。在这里视角是实,视频是虚。

全息投影 

全息投影

豪华的室内,陈列着超过400件私人文物,本应是空荡荡静悄悄的展馆内,由于加上了全息投影,使当时的上等人与下等人栩栩如生地生活在各自的空间中,他们是这些文物最好的讲解员,而游客获得了这次对话历史的机会。

全息投影 

 

沉浸式投影

三面两两垂直的墙体,通过多台投影融合背投画面,使得游客获取人眼视角范围内的全部视觉,沉浸式体验亲自步上大楼梯,踏上宽甲板,尽享泰坦尼克号的奢华造型。在这里,运动画面是实,三维空间是虚。

全息投影 

 

桌面互动

泰坦尼克号到底行进在怎样一片海域上?它又是如何撞上冰山的?游客通过点击桌面上提示的交互区域,去找到观展过程中油然而生的关于航线的问题。在这里,航线是实,交互区域是虚。

桌面互动 

 

大屏投影

巨轮沉没,这是电影剧情的高潮部分,也是最耐人寻味的。封闭空间内的大屏投影利于营造安静的观影氛围,游客可深度重温这段故事。在这里氛围是实,影片是虚。

大屏投影 

 

触摸交互屏

在无垠的大海上如何向陆地发送求救信号?摩斯密码真的很难破解吗?一个电话装置+定制的交互软件,足以让游客在一步步引导下找到答案。在这里,摩斯密码是实,电话是虚。

触摸交互屏 

 

透明屏

展柜中陈列的是展柜的故事本、电影谍等真实的物品,而展柜表面是一块透明屏,它既具有玻璃透明的特性,又具有屏幕播放影像内容的功能,打破了常规文物展陈由于无法触摸而使参观者对其中内容无法进一步查看了解的壁垒。在这里,展柜是实,屏幕实虚。

透明屏 

 

特效影视

以为脚下的是玻璃?残骸远在不见尽头的海底?自己在随着船体移动?这些都是特效影视欺骗了你。通过逼真的三维建模与动画制作,能够在特定材质、特定视角、特定移动过程中,达到还原目之所及的效果。在这里,残骸是实,环境是虚。

特效影视 

 

在策展过程中,怎样保障博物馆风气,避免文物在“讲故事”的过程中流于形式而反过来为技术所利用,成为技术的傀儡载体,值得重点关注。部分博物馆为了实现标新立异,成为网红打卡点,滥用多媒体技术手段,或过度解读文物,抑或是将现代元素过分地与文物相融合,势必会对观赏者产生误导。

倘若本末倒置,如红楼梦中太虚幻境那般,只怕落得个“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出处有还无”的境地。

综上,展陈思路是实,实现手段是虚。